果子酒 ó

—你看那只大雁
—看到了,怎么了
—他还会回来吗
—不会
—可是我救过他,还生活过一段时间
—不会
—哦

长安没有了
只有八月,安生与石河子
长安只在记忆里
有的人来过又走了
有的人打马而过不肯留宿
有的人从长安走进安生
陪伴至今
我希望有一天
有一个人
能让长安回来
回来了就不要走了

少年回头望,笑我还不快跟上.
是我第一次听到就经历了欣喜到讶异到疯狂的希冀.还有不可名状的感伤.
这就像陈粒的那句 
  过了很久终于我敢抬头看,你就在对岸等我勇敢,你还是我的我的我的,你看
多希望在追逐了这么久以后——或许我还可以再坚持久一点——在我马上就要放弃的时候,少年能回过头来笑意盈盈地问我
怎么停下了.
至始至终,或许我都没能逃过你的笑容.

其实我想过的夜生活,并非坐在小酒馆里胡吃海喝把思家的眼泪喝进胃里,也并非在高级商场里刷卡购物就着灯光不断换上新的乡愁.我想要的,无非是在夜幕降临时不必遵守某个时间点而和另一个人一起在河边走走,远处的灯光何必拥有,看着就很好.

【立秋】
今天看到手机自带提醒,才发现日子已经和秋天牵扯上联系了,这个夏天,从我们初入高中就开始被期待,直到真正的考验来临之前,仍被念念不忘,可是现在,全都被遗忘了。立秋的第一场雨,像是忠实的报幕员,提前宣告下下个上场的选手。这个夏天的故事就要过去了,不过没有关系。时间开始了,从肖申克到荣禧堂,又是一段新的故事。
       诗无题(๑•́ωก̀๑)